爱过方知

【凹凸世界乙女向】七重罪(1)一重罪 中(1)

经历这么多……我颤颤巍巍的回来了……
要开学了…… 还剩一口气我死回来更新了……
没看过前篇的戳我头像……
开始喽——
或许有人不太理解文章发展……
我再废话几句吧
女主是经过七重轮回才到凹凸世界的
也就是说,这是个穿越文(大概)
我呢,并没有采取穿插手法来写这篇文章,所以——前七重没凹凸什么事,主要叙述女主七重轮回中的遭遇。
由于起名废所以有些名字可能会和旧设重叠……
重叠又不太好,所以名字会互相串一下……
别在意……
所谓的七重轮回只是神对女主的惩罚,让她每一世都看着身边最好的朋友以及亲人死去却无力阻止。
大概……吧。

正文↓↓

这下真他 妈热闹了……
趴在床上的我和躺在旁边的安鸽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熬瑞瑞还想说什么,刚要开口,我和安鸽就反应过来了“闭嘴,闭嘴,闭嘴,别出声(嘘……)” 我用唯一能动的手比出禁声的动作。 她果真闭嘴了。

“这件事情不能再让别人知道了。”
安鸽毫不客气的吃着熬瑞瑞过来看望我带来的糕点。

“喂!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这样!能不能给我留点吃的!我从受伤……唔!”我看着被安鸽粗暴的塞到嘴里的桂花糕彻底无语了。 “吃吃吃,别墨迹!”安鸽豪爽的又往嘴里塞了点桃酥。 熬瑞瑞在旁边啃了点苹果。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是你们最好的朋友呢!哦,嘉俊知道这件事吗?”熬瑞瑞说。 “唔,她还不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毕竟……那可是我妈妈。” “更何况她还是族长大人的妻子,就冲这一点我们谁也不能往外说啊!”安鸽终于停嘴了。

心里越来越乱了,先是被莫名发疯的白羽鸟攻击,后来的黑影,妈妈有叛变的嫌疑……

“我说,自打你受伤之后我发现你这……怎么变得越来越颓废了啊!”安鸽还在婆婆妈妈的墨迹这个墨迹那个。

好烦,突然想到了早就去了天国的姥姥,真想把她也送到姥姥身边……

……躺在床上的我已经开始想该怎么试探母亲了。
自己大多数时间都是跟着父亲的,母亲远在青丘,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还是有待考察的,抛开这个不提,既然连安鸽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应该在族里传的沸沸扬扬才对啊,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自己都没有察觉?!

有人把消息压下去了。

自己能想到的只有这么多,事情会向什么方向发展还是要观察一下的。

送走了这两位大神之后,我向父亲询问了此事然后申请了孤身前往青丘。

父亲看着连绷带还没拆的我想说什么,最后还是让人送我离开。






四日过后


“静月!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啊!快让娘看看!”这是我的母亲。
她总是大惊小怪的。

“娘我都说我没事啦!倒是你穿这么少……话说青丘的气候都是这样吗……都五月了还在下雪?”使劲裹了裹身上保暖的披风。
“今年不知怎么了,天气说变就变,来,快带她进屋,然后把马车送进后屋的车棚内。”

进屋后打了个喷嚏。

然后直奔屋里的暖炉。

“啊……感觉活过来了。”感叹了一句然后吸了吸鼻子。

“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武藏呢?”宫本武藏是你父亲的名字,好像和一个人类的名字重了。
“他有些事情还要处理,有些传言在族里传的沸沸扬扬,估计父亲他也在想办法压吧。”观察着母亲的反应,发现她好像不知情。
“哦,什么传言啊?”
“听他们说上层有人叛变了妖族。”
“现在这世道……诶呀!差点忘了!锅里还烧着饭呢!要糊了!”母亲像一阵风一样跑去了厨房。
这些事情明明可以交给下人打理的,可是母亲一直亲力亲为。
母亲热爱厨艺。
原来计划只待一天的,却被母亲再三要求整整待了一个星期。
期间为了不让父亲担心静月还派了传信鹰。
青丘现在虽然冷但是乐趣也不少。
静月经常陪着青丘的那些“狐狸崽子”抓麻雀。

抓住几只一人分一只,回家关在笼子里养着玩。

可多数都活不过三天。

有的不肯吃东西活活饿死,有的被家里养的猫逮去吃了。

这样又过了一天。

母亲四天前就走了,好像有什么事情。

晚上的时候母亲牵着一个孩子的手进了屋。

“静月,这是布伦达(串了……)我在……”母亲还在说什么。

我根本听不进去了,这……不是那天的黑影吗?!母亲这是回族里了?!为什么不带上我?

回想起那天

白羽鸟的羽毛化做千千万万的金色箭矢向自己俯冲而来,却被一个黑影悉数挡下。
黑影回过头看了自己一眼。

大海的蓝色。

“你好,我叫布伦达,今后请多多指教了。”她向自己伸出了手。
“你看起来很惊讶。我们之前似乎见过。”疑问句硬生生的说成了肯定句。
“额……多多指教?”静月也伸出了手。
“好了,今后你们就是姐妹了。”母亲拍了拍我和她的肩膀,然后又跑到厨房琢磨什么新菜品了。
静月敢打包票新菜品一定是一锅煮的已经认不出是什么食材的汤或者是炒的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炒菜。
静月倒是挺喜欢母亲照着菜谱做的菜,那样的比较好吃。
可是这位母亲……似乎很喜欢自创……
这就苦了小孩子以及——门口的狗。

静月和布伦达在母亲期待的目光下闭上眼睛吞下了那团黑乎乎的不明物体。

然后忍着想要吐出来的欲望说好吃。

酸不酸甜不甜咸不咸辣不辣的味道真的很难吃何况还糊了。

又待了两天静月实在忍受不了母亲的黑暗料理了,所以她带着布伦达回到了宫本一族所在的村落。

“喏,这是我的房间,你暂时和我住一块吧,没有多余的房间了。茅房在后院,厨房在前院左边,我们现在在二楼,一楼尽头是藏书阁,藏书阁对门是父亲工作的地方,那里我们不能去知道吗?但是我们可以去藏书阁,还有,这位是我身边从小到大一直陪伴的仆人,但是对我来说她就是朋友。她叫小夏,有事情你可以吩咐她,不过我一般都是让她帮我送些小东西……小夏,喏,这个给你!看,这可是我从青丘带过来的!”带着布伦达在屋里转了一圈就跑到小夏那里去了。
小夏在洗衣服,一见到静月就跑过来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
“哇——这块石头好漂亮……话说这是什么?”她接过了静月给她的蓝绿色石头。
“这是青丘特有的一种矿石哦!”静月蹲在那里洗起了衣服。
“诶?!我的大小姐你别动手啊!这活还是我来吧!”小夏见状赶紧收起石头来拉静月。
“我快要闲的生 蛆了!让我找点事干吧!”抱着脏衣服静月就不撒手了。
“我的大小姐啊——脏脏脏啊!别往身上抱啊!族长要是见了我怕是保不住脑袋啊!”
“没事,他还不敢动你呢!有我在怕什么!”
于是场景就变成了静月和小夏边洗衣服边聊天,布伦达在一旁沉默的看着。
告别了小夏本来还想带着布伦达去书塾那里看看,却在半路上遇见了南宫嘉俊。
“静月!”她冲着静月挥了挥棍子,示意自己在打招呼。
如果忽略她脚底下踩着的小混混或许还挺和谐的。
“那孩子是谁?”她冲着已经躲到静月身后的布伦达努了努嘴。
“布伦达,我的妹妹。嘉俊,你吓到她了。”
“哦……那抱歉了,你,要是再让我看见你作恶我就——”嘉俊拿起棍子作势要打。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好汉饶了小的一命吧!”
“滚吧!”
“我这就走这就走!”混混踉踉跄跄的消失在了拐角处。
“呦,在哪收了个小妹啊!”安鸽从房顶跳了下来。
“……”布伦达从静月身后探出头来,没说话。
“母亲叛变的消息是假的。”静月悄悄的告诉了安鸽。
“你和安鸽嘀咕什么呢?!为什么不让我听听!”嘉俊也凑了过来。
“你走开!这是女孩子之间的秘密!”
“我不也是女生吗!”
“你不是!小混混都叫你好汉你根本不是女生!”
“你们!”























哎……又水了一章……
欢迎评论捉虫

小红心小蓝手都在哪里?!

【凹凸世界乙女向】悄悄话 雷狮X你

打错flag了,重新编辑不好使要重发,结果忘备份了……
我想骂娘。

所以,我要写刀子!别拦我!!!!













你大概是雷狮在皇宫里最信任的人了,因为你总是心软的让他带着卡米尔去你那里“避避风头”。

他喜欢和你一起坐在院里的老槐树下,然后趴在你的耳边说悄悄话,不让任何人听到的那种。

你也任由他去了,不过你很怕痒,所以每次都会闪躲一点。

然后耐心地听着八岁的他以悄悄话的形式为你讲着这些天的趣闻。

无非就是今天哪个不长眼的宫女在客人面前说错了话让大哥丢尽了颜面然后被满门抄斩,后天他又把大哥气的直翻白眼又无话可说之类的。

你只是静静地听他说,尽职尽责的当着一个倾听者。

有一天你在画画的时候神游了,等到清醒时看见画的内容后楞了一下,然后将画藏了起来。

画中只有两个孩子。






有一天,十岁的雷狮来找你了。
他哭着告诉你卡米尔被送走了。这时你想起了总是沉默的跟着雷狮到处乱跑的黑发蓝眸的小男孩。

最终你为了雷狮用下半辈子的自由换回了卡米尔。

看着十岁的雷狮抱着五岁的卡米尔哭的像是死了哥一样,你觉得这一切似乎值得。

你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雷狮。

他依旧喜欢带着卡米尔来找你,然后趴在坐在槐树下的你的耳边说悄悄话。

十四岁的雷狮依旧喜欢来你这里,不过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他在计划着什么。
你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每次他来的时候你总会不舍的看他两眼。
还好,他还是喜欢趴在你的耳边说悄悄话。
卡米尔依旧沉默的坐在不远的石桌前时不时的拿块糕点吃。


雷狮最终还是走了。


之前他带着卡米尔一直嚷嚷着要吃槐花做的糕饼呢。

槐花开了又开,糕饼做了一盘又一盘。



你依旧坐在槐树下,只不过没有了同你讲悄悄话的人。





一年又一年,槐树的叶子长了又落,落了又长。

眨眼间你就到了婚约的年龄。

你要嫁给一个连见都没见过的人。


在结婚的前一夜,你下定了决心,将婚纱撕得粉碎,然后向雷狮十四岁那年做的一样。


你抛弃了一切,跑掉了。



你走了以后,院里的老槐树已经开不了花了,它被砍掉了,换成了一棵柳树。


无处可去的你来到了凹凸大赛。

却碰到了雷狮,以及他的海盗团。

卡米尔最先注意到了你,然后冲你跑来。

多年未见,雷狮已经比你高了不少。

他十八岁,你十七岁。




这又让你想起了曾经明明岁数比你大个子却比你矮的小团子以及

院里的槐树。


他走过来,像以前那样趴在你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

他说,

我喜欢你。














十八岁的雷狮依旧喜欢趴在你的耳边说悄悄话。


这次,他说的是







再见。









他还说,他喜欢你的画。

他也喜欢你。








雷狮找到了你藏起来的画,并保存到现在。






现在你们的样子


就像多年以前坐在槐树下的两个孩子一样,就像画中的两个孩子一样。







只是,你满满的用手擦掉了他嘴边的一抹殷红。







等等,我还有悄悄话要对你说呢……











我也喜欢你啊……






















没了

























真的没了……
























好吧。
























刚从浴室里出来的雷狮:媳妇,你对着我们的婚纱照念叨什么呢?

你:你还好意思说!好好的一个婚纱照为什么要把我们都画成浑身是血的丧尸啊!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我很皮的

来打我啊!


七重罪漫画版,自己画的……
将就将就吧……(╥╯﹏╰╥)ง
画渣已经很努力了啊……

【凹凸世界乙女向】七重罪(1)一重罪 中

我滚回来了……

明天问问父亲发生什么了吧。这么想着,我又躺了回去。
最近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了,总感觉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啊!想那么多干嘛!又要失眠了!睡觉睡觉睡觉!”使劲抓了抓头发,然后小心的翻个身闭上眼睛。
第二天。
“嘶……好痛啊……”浑身疼得我趴在床上根本爬不起来。虽然身体自身具备强大的愈合力,但是副作用还是要有的——过度使用它的副作用。
再躺一会吧。于是我维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又趴了一会。
结果可想而知,我华丽丽的落枕了。
我的头一直向右歪着,不论干什么。
心里祈祷着安鸽那个落井下石的家伙千万别来可偏偏事不如愿,这不,大门被踹开了。
“静……”
空气瞬间沉静了十几秒。
想笑你就笑吧……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哈哈哈!”
喂喂!怎么笑出鸭子叫了啊喂!虽然你祖宗是鸟类那你好歹也是位女生吧!注意点淑女形象啊!
哦,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安鸽,社会不良青年……呸,不良少女一枚,擅长剑道,双剑单剑太刀都能用可以说是万能的刀剑类使用者,始祖是鹰,她奶奶就是如来佛祖身边的九头雕,虽然平时收起翅膀,但是一进妖都就开始“忘乎所以”了。棕色头发,翠绿色眼睛,不过我奇怪一点,为什么你会有呆毛????好吧,我也有,但是也没有这么大啊!
当然,这只是局限于我很——很很久以前的认知,安姐的呆毛还不算大,有两位的呆毛都能当凶器使用了,差点戳瞎我的眼(我只是打个比方……)
我保持着歪着脖子的姿势看着笑得满地打滚的安鸽默默地问候了一下她的祖宗十八代然后又附赠一个超级朝天大白眼。
落井下石的鸟 人。
我没骂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家伙的祖宗本来就是只鸟现在变成人了不叫她鸟 人叫什么??
“啊喂啊喂,你现在的样子真像西洋那头传说的木乃伊诶!歪脖木乃伊你好啊!”
我去你大爷的木乃伊!
诶,想一想,安鸽可是近卫队的成员,我或许可以向她打听一下。
“喂,鸟 人……”
遭了!一不小心……
“死丫头,你刚,刚,说,什,么,了?”安鸽一脸凶巴巴的过来了。
“没,没什么你听错了你听错了!”
恭喜您获得了静月限定版惊恐万分 jpc.
抱着被子往床脚缩了缩却又被拽了回来。
“翅膀硬了啊,我是鸟 人对吧?你也好不到哪去,小狐狸精!”她知道我身体的愈合力强大到什么程度……
所以,你就可以毫无顾忌对我使用了“泰山压顶”吗!
“嘎啊……旧伤还没好又有新伤了……你快从我身上下来啊!我快要撑不住了!!!”
“放心,医疗费我出!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就没事!”
安姐,你对我的认知是不是有了什么不得了的误解????
又和她打闹了一会,直到两位都筋疲力尽后才停下。
“呼……喂,最近族里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忙的不可开交呢!”
“……没什么,就是一区那里有发生了动乱,很快就会摆平的。”安鸽下意识的想挠头,但是又被自己抑制住了。
她在撒谎,潜意识性的小动作出卖了她。
“动乱不可能惊动大长老的,你应该知道的,对吧?”我喘了口气,想要坐起来。
“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知道的太多反而没什么好处。”安鸽起身时扶了我一把。
“告诉我吧,无论什么事情,对于我来说不知道比知道了更难受。”我认真的看着安鸽。
……
……
“啊——真是败给你了!我说!但是你一定要保证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而且这个事情关乎到你的家庭——大长老怀疑你妈妈要叛变于妖族!”
“什么?!”两个人异口同声。
安鸽望向刚刚推门而入的熬瑞瑞低低的骂了一句
“该死!”

这下真他 妈热闹了……
————————————
大家别着急啊,这是个长篇,女主经过七次轮回转生只是为了赎罪以及破开封印……大概是这样(´-﹏-`;)
凹凸是最后一重……
下面附赠一个小剧场。
安鸽:喂喂,我说你们龙都住在东海龙宫吗?而且都姓熬吗?
熬瑞瑞:不是的,龙宫分为东海龙宫,西海龙宫,南海……
安鸽:得得得,我知道了,还有一个北海龙宫!话说你全家都姓熬吗?
熬瑞瑞:没有北海龙宫……除了我舅舅和表哥姓熬以外。
安鸽:那你们都是白色的吗?
熬瑞瑞:不是的!我的爸爸是红色的,妈妈是蓝色的,叔叔是黑色的,舅舅是白色的,表哥是白……安姐姐你怎么了?表情怎么……・_・?
安鸽:……没什么,我想你父亲头顶的青青草原已经达到广阔无垠的境界了吧……(我无意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熬瑞瑞:??????我父亲头顶有青青草原??
安鸽:你父亲平时对你……额,和你妈怎么样?
熬瑞瑞:他好爱我们呢!
安鸽:你们龙族的思想好开放啊……
熬瑞瑞:?????
一脸懵逼jpc.
安鸽感叹着走远了,独留下一脸懵逼的熬瑞瑞。


刀子吃多了的后果

【凹凸世界乙女向】七重罪(1)一重罪 上

食用说明
1ଘ(੭ˊ꒳​ˋ)੭666✧   偶尔逗比偶尔傻屌
2 〣( ºΔº )〣   几乎全程黑暗向
3 (´-ι_-`) 刀子还是糖看心情
4 ❁´v`  多重结局,会有车的……吗???
5 ಥ಼ ர் ಥ಼ 食用愉快
后期可能有宝石之国的设定,不喜慎入。
6(-᷅_-᷄)第一人称自行带入
7⊂[┐'_'┌]⊃有不认识的字或情节后面有注释,我会在文章最后做解释的。
只是个前段,前段,前段!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话说这个软件怎么写连载啊……(•́⍛•̀; ≡ •́⍛•̀;)
完全不知道诶╮( •́ω•̀ )╭
废话少说,go!
……………………
等等,我要干什么来找??(•́⍛•̀; ≡ •́⍛•̀;)
想起来了……
Gogogo!

世界上时时刻刻都在发生新的事物,没有一件是我们可以预料到的,预言家?他们只是一群骗子。

我叫宫本静月,我是狐妖和天狗所结合的产物……
所以我也经常被人嫌弃,因为我无法像他们那样自如的控制灵力,很容易暴走,一直以来都是通过父亲用他的灵力来覆盖我的灵力从而产生抑制作用,这样我就能使用少量的灵力而不至于连保命的法术都不会。
在同族人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异类————

有着妖的身体用着人的法术。

在外面受到了欺负我从来不和爸爸妈妈说,妖的身体就是好用啊,伤口愈合的非常快,痛一痛忍一忍就过去了。
我知道,这样下去只会让那些施虐的人变本加厉……
我只是不想让父母担心我啊,这样的身体已经让他们操碎心了,我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只有控制得了这份力量才能称之为强大,我无法控制自己,所以总是暴走,每次暴走都会毁掉接近大半个镇子,杀掉很多无辜的人……
只因为我这该死的基因缺陷。
父母很疼爱我,但是其他的家伙可不会对你有一点怜悯之心的,这是流行于这个世界的规则之一。
残忍而冰冷的世界啊……
我坐在石阶上这么想着,在父母眼里我或许是活泼快乐的,没有人知道在他们背后的我会是什么样子。
在这种环境下我慢慢的喜欢上了一个人静静的思考,有时坐在角落里,有时在河边,有时在…床上ㄟ(▔ ,▔)ㄏ
说实话,为了修炼我还是太拼命了,导致现在一动也不能动的躺在床上。
慢慢转动因为绷带缠绕得有些发僵的脖子,环顾四周,“原来自己昏迷时就已经被人送回来了啊……”脑子里还存在着自己倒下前护在身前的黑影。
看起来比自己小很多啊,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挡住白羽鸟的攻击?为什么一个比我小的人都能够做到这种地步?自己果真太没用了吗?
挣扎着起来,看着绑满绷带的双手,握紧,又放开,握紧,再放开。
“啊,静月小姐醒来了?”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了一个金发金瞳的女孩,右脸用毛笔画了一个星星。
这位是我相当于发小一样存在的……神童,南宫嘉俊,我一般叫她小嘉或者嘉嘉,她是某种猫科妖的后代,凭借着一根木棒在妖怪的书塾(1)小有名气,更有惩强扶弱之美德,成天喊着“一定要吧全世界的恶人全收拾掉”虽然一直有在实践但是恶念可不是你想斩断就能斩断的啊,真天真,人只要还在思考恶念就会源源不断的出现啊!
不过说实在的,我觉得她并不像猫,更像是某游记里的某悟空……
好吧,我只是说她的那根棒子比较像而已。
“喂喂,想什么呢?谁把你弄成这样的?兄弟我给你揍回来!”
……还真是谢谢你的好心了,大,兄,弟。
“白羽鸟……喂你好歹也是来做客的!能不能客气点!把那块桃酥给我放下啊!”碍于全身的伤我根本跳不起来。
“噗咳咳!那可是高级怪我都要小心应付的你还敢去招惹?!”南宫嘉俊差点没被桃酥噎死。
“该,噎死你活该,我就这么点零食还让你吃了!”虽然嘴上这么说我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以外还有人关心我这个废物的啊。
“咳咳咳,就算我不吃你……咳!也会给我的啊!反正早晚都是我的……”是啊,我的脾气你可是摸得透透的。
“静月小姐,以后还是我来保护你吧!”刚顺过气的南宫嘉俊立刻拍着胸脯说。
还是不用了,以后自己长点记性就好了。
小嘉陪我说了会话就被师傅叫走了。
最近族人们好像在忙什么,就连平时闲的要命天天来找我的小嘉也不常来了。
重新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算了,明天问问父亲发生了什么吧。










作为人体废的我这是第一张令我满意一点的作品……哭晕在厕所。